注册

书香书话| 有心才能有味


来源:春城晚报

汪曾祺是当代著名小说家、散文家、京派小说传人、沈从文的入室弟子,被誉为“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这位可爱的老人如一股清流,温暖人心——不管遇到什么境况,永远不消沉沮丧,始终守护心中的热情和生机。而今,读他的《万事有心,人间有味》一书,透过他的独特视角,感悟到世间万物,有心才能有味。

(原标题:书话 有心才能有味)

□ 张光茫

汪曾祺是当代著名小说家、散文家、京派小说传人、沈从文的入室弟子,被誉为“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这位可爱的老人如一股清流,温暖人心——不管遇到什么境况,永远不消沉沮丧,始终守护心中的热情和生机。而今,读他的《万事有心,人间有味》一书,透过他的独特视角,感悟到世间万物,有心才能有味。

这本书几乎收录了汪曾祺最有代表性的作品。全书分为“万事有心”与“人间有味”两辑,他写字、画画、做饭,把普通的日常活得有情、有趣、有味,并把他对生活的热爱通过一字一句传达给世人——生活是美好的,人是有诗意的。他为人为文,向真向善,诗情画意却不矫情,他教会我们用美的心看世界,用爱的心去生活。生活须有光有影,有晴有雨,有情有心,滋味都含在这里了。读这些文字,仿佛倾听作家“跟一个可以谈得来的朋友亲切地谈一点自己所知道的生活”。

汪曾祺写凡人小事,记乡俗民情,谈花鸟虫鱼,于不经意间,即兴偶感,妙语连珠。他能把寂寞写得很美:白菊花茶一样的寂寞;他说天牛是一个“有教养惜身份的绅士”;他喜欢逗弄含羞草,还不屑地说:“他们都说这是不好的,有什么不好呢。”他写昆明的雨:浊酒一杯天过午,木香花湿雨沉沉。写泰山的绣球花:我在花前,谛视良久,恋恋不忍即去。别之已十几年,犹未忘。写大情义:在一起时恩恩义义,分开时潇潇洒洒。而这,读起来可亲、可敬、可爱,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大智慧。

同样,汪曾祺对生活心存热爱,从不消沉沮丧,无心机,少俗虑。他活得有情趣,文字如同鹅卵石一般,干净清爽。这一切和他从小就生活在苏北高邮水乡有关,那里的民风十分淳朴,在汪老看来“这一切真是一个圣境”。一个平凡的景,经过汪曾祺的视角,便美得天真烂漫。他的字到何处,何处便有画境。现代人喜欢看花花草草、植物、美食,热衷于展现生活的细节,汪曾祺的散文恰好就有这些:对生活细致入微的体察,对日常脉脉温情的打量,这就是很多读者喜欢他的原因。

在读者眼中,汪曾祺是个“可爱的老头儿”,沈从文先生称其认真而有深度,有思想又有文才,最可爱还是态度,宠辱不惊。读者圈中流行一名言:“很多人不知道他,知道他的人都爱他。”他以个人化的细小琐屑的题材,使日常生活审美化,纠偏了那种集体的宏大叙事;以平淡、含蓄节制的叙述,暴露了滥情的、夸饰的文风之矫情,让真与美、让日常生活、让恬淡与雍容回归散文,让散文走出“千人一面,千部一腔”,功不可没。

铁凝说:“汪老带给文坛温暖、快乐和不凡的趣味。”他一生颠沛坎坷,却写出了今人所没有的慢与闲。平常的一草一木,一茶一饭,因他而变得生动有趣。他说:“我们有过各种创伤,但我们今天应该快活。”他想让人觉得,生活是美好的,人是有诗意的。这样的人,能不喜欢吗?

[责任编辑:王璐]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