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大理丰满的冬


来源:春城晚报

大理的冬天还是一派春意融融的景象,不得不叫人叹为观止,心生愉悦;依然是满眼的绿,在这被绿色重重包围中间只是多了些其他叶子的色彩。

大理的冬是丰满的。

我来自寒冷的北国,早已习惯了其萧瑟枯萎的冬日。在北国,当秋天来临的时候,有如杨贵妃一般丰润又有卓绝风情的树儿们一下子就落光了叶子,只剩下干瘪的枯枝赤裸裸地在寒风中凌乱。冬日如果飘雪了,那时树会变得仙气飘飘,千万条树枝就变成了亮晶晶的银条,在阳光下闪着迷人的光彩,仿佛美女披上了亮丽的白色雪衣。可是随着太阳升温雪衣终将逝去,结果还是还原了一片凄凉。

然而大理的冬天还是一派春意融融的景象,不得不叫人叹为观止,心生愉悦;依然是满眼的绿,在这被绿色重重包围中间只是多了些其他叶子的色彩。比如说枫叶,即使在温暖如春的大理它也会追随季节变幻而穿上红衣坚持做最真的自己!青翠的绿渐渐转变为鲜艳欲滴的红,红得有质感、有风情,这绿红交替其实是时光的交错,这红就是要给即将结束的一年画上一个美丽句号。

枫叶红得似火,银杏叶黄得如金。风一吹,小扇子般的银杏叶便在风中翩翩起舞,直至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沉沉睡去,慢慢消失在世间,即使离去也要留一地金黄付与岁月。在夏日银杏叶已经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给炎热的夏日送去了凉凉。红、黄、绿的叶子就这样交相呼应,相映成辉,各自演绎着又彼此联手共同打造冬日的美丽。

冬日叶子都如此美丽,花就更不必说了。冬樱灿然开放了,粉了小孩儿胖嘟嘟的圆脸儿;粉了少女娇羞的面庞;粉了老奶奶的一脸皱纹,也粉了老爷爷的铁拐杖。冬樱绝对是大理冬日的一抹最亮丽的最不能忽视的风景。冬樱一夜之间就粉了整个大理城,城间到处可见一树一树的鲜嫩的粉色,人在一呼一吸间都有了樱花的气息,人们相约去赏樱,去品味樱花的美。生命就当如樱花般灿烂,开就开出最真最美丽的自我,不俯就、不媚俗,只随从自己的心意做最纯粹的自己。

粉色在世人眼里无疑是漂亮而迷人的,茶花的大红呢?那就是世间最美的诱感了,即使是世上最美丽的女子的红唇也无法与之抗衡。那浓的化也化不开的红,只要望上一眼你都会怀疑人生,这通透的红我无法用语言形容,我已经无法走出它的秀色了。梅花不必说其清纯秀丽的俏模样,单就凭它的馨香就足以让冬天多了一抹温情。

大理的冬的丰满一定是离不开苍山上的雪。苍山若无雪则少了几许雄浑,少了几许俊美,那将是多么大的遗憾!冬日的苍山总是有雪的,也不知是为谁白了头?正因为有了苍山上的雪,大理的冬才完美呈现。

大理的冬有春的风采、夏的美丽、秋的妖娆,如此一年四季的风光在大理就都能领略到了,这就是大理冬的风采!这独属大理的冬。

大理的冬天单单有叶、有花、有雪这几样就已经美得不像话了!偏偏西伯利亚的红嘴鸥们也来凑热闹,这成千上万的小精灵们,瞬间点亮了大理的天空,增添了洱海的灵气,人鸥相嬉,一派温馨和谐。

这样丰满的大理的冬天,有谁能不爱呢?(乌兰)

[责任编辑:刘佳]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