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云南人一年一度的“试毒大会”开始了


来源:凤凰网云南综合

“菌”(jièr),对于云南人来说意义远甚于一种吃食,虽然云南人的食谱既宽且杂,但唯独在菌儿上的热爱和创造力不断刷新。

“菌”(jièr),对于云南人来说意义远甚于一种吃食,虽然云南人的食谱既宽且杂,但唯独在菌儿上的热爱和创造力不断刷新。

孩子们用采菌子的方式了解山林,大人们则用菌子区分时节。五六月始,西风散尽,街上的红土也就随之多了起来,集市中开始出现用竹筐盛满的菌类,于是人们知道雨季终于来了。松露、干巴菌、牛肝菌、鸡油菌、青头菌、黑虎掌菌、羊肚菌、奶浆菌……每次念起这一串名字,都会觉得口干舌燥,饥肠辘辘。

无法人工培育的野山菌是来源大山的自然馈赠,更是引人念念不忘的珍馐。

汪曾祺也曾在文章中多次写云南的菌子。“雨季一到,诸菌皆出,空气里一片菌子气味。无论贫富,都能吃到菌子。”云南人不叫蘑菇,就叫菌儿,吃菌,买菌,捡菌,这是属于云南人的雨季词条。

然而今年,由于受干旱影响,野生菌价格整体上涨。“干巴菌3000元/公斤”的新闻瞬间涌上新闻“潮头”,如此天价令人大呼吃不起了。

即使它们当中有的天生毒性,但云南人却热衷于“试毒,”吃菌中毒之后看见的那个花花绿绿的迷幻世界也总是吓不住好食者的嘴。带着对这个“神奇物种”的猎奇心理,我们来到木水花野生菌交易市场一探究竟,看看云南人到底有多硬核。

你不知道的“木水花”

木水花野生菌市场,是云南最大的野生菌批发市场,也是全国最大的野生菌交易市场。这个市场拥有1000余商户,野生菌交易量占全省的90%,占全国的70%。日本、德国、法国等海外市场上交易的野生菌类,有六成来自这个交易中心。

它也被称为「宇宙中心的野生菌乐园」。

市场里守着菌摊的商贩都带着一股子野蛮生长的劲儿。虽然心里也想尽快把手上的菌子卖完,可表现出的态度却不急不躁,捡捡菌儿、冲冲嗑子。偶有顾客问及,他们也都一一介绍,如数家珍。所以你尽管开口问,总会有人带着得意的表情来回答你的小白问题——被人关注的菌子才值得骄傲。

“拿回去试着煮煮吃吃,或者观察菌子隔夜的变化,你就会发现吃菌也是一种生活的艺术嘛。”面对我的询问,一位老摊主笑脸盈盈。

看着市场里的地摊上挤满各种野生菌,仿佛我们才是这里的“外来物种”。

懂行的人都知道,来赶木水花的菌市要趁夜。此时这里就是一个「全国菌大代表大会」:

「戴着」黑帽的黑牛肝菌、像是刚刚剃了头有一层青色印记的青头菌、「长脚戴帽」的鸡枞、块实的松茸、触手变色的见手青……各种菌子从楚雄、昭通、大理、腾冲、香格里拉各地的深山里运输到这里集散。选择多,价钱也合适,这里的菌子都是按筐起售,不零卖。

走进这里,像走进野生菌密林,有的人或许都忘了是来买菌的,不停走,不停逛,每走一步,

前面又有不同的野生菌在等着了,总有不把这片密林逛完不罢休的欲望。逛的过程中,不断有野生菌运来,也不断有野生菌通过特快专递箱子运走。

全是一派繁忙、热闹的景象。

转一圈下来,还见过不少主播同时几台手机开直播,云南人的宝藏,就这样藏不住啦!

但同时,菌子的世界高深莫测。比起让人不疯魔不成活,比如让你一头扎进“小人国”的见手青,比一些杂菌的毒素要可怕得多,会引发致命的横纹肌溶解症:把菌子吃进肚子里,菌子同时会在肚子里消化掉你的内脏。

温馨提示:野生菌虽鲜,食用还是需谨慎。

山风拂过,雨水落下,云南人在自然的馈赠下传递、享受着菌儿的这份鲜美。知乎上就有远在异乡的云南人这样说,“每年雨季,家里人都会寄来新鲜的菌儿,让我能够无论何时,都可以吃到家乡的味道。”

试问,又有哪一个云南人能逃得过菌的滋味呢?

[责任编辑:丁临敏]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